谢添

谢添,当代中国著名演员、导演。原名谢洪坤,曾名谢俊。原籍广东番禺,1914年6月18日生于天津,2003年12月13日在北京去世。中国影协第三至五届理事,第六、七届全国政协委员。
    早年就读于天津英文商务专修中学。父亲是铁路员工,爱好雕刻、音乐,能品箫作画;母亲是个电影迷。父母的兴趣和爱好。使谢添从小受到文学艺术的熏陶。十七岁时,谢添就走入社会,自谋生计,他画过广告,也给报社写稿。当时,沈浮在《国强报》上办了个“鲜货摊”专栏,谢添经常为此栏撰稿。1933年谢添在天津开始业余话剧演出,曾参加鹦鹉剧社,演出田汉、曹禺等人的剧作。1935年谢添来到上海参加业余剧人协会。1936年谢添初登银幕,在明星影片公司拍摄了《夜会》、《清明时节》、《生死同心》等影片。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,随上海业余旅行剧团赴四川。1939年在成都任西北电影制片厂演员,参加拍摄了影片《风雪太行山》,并演出话剧《 芦沟桥》、《太平天国》、《钦差大臣》、《重庆二十四小时》、《小人物狂想曲》、《金玉满堂》等。抗战胜利后在中电三厂拍摄的影片《追》中饰演角色。
    建国后谢添入北京电影制片厂任演员。先后在《民主青年进行曲》、《新儿女英雄传》、《六号门》、《无穷的潜力》等影片中饰演了老教授、地主恶霸、封建地头和老工人等性格迥异的形象。1958年在影片《林家铺子》中,谢添成功地塑造了林老板这个既是被压迫、被剥削者,又是压迫、剥削者的旧社会小商人的艺术形象,细致入微地刻画了这个人物的双重性格,尽管他善于辞令,精于算计,对做生意很内行,但在社会动乱,经济崩溃的现实面前,在反动统治者的欺压和压迫面前,他只能走向崩溃。谢添准确地把握了这一特定人物的复杂心态,以精湛的演技从不同侧面刻画了江南小镇林老板的独特性格,使其在十七年影片工农兵英雄形象林立的情况下独具风彩,之后入北京电影学院专修班学习。导演影片十余部,其中《小铃铛》于1980年获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一等奖;《甜蜜的事业》于1980年获第三届电影百花奖最佳导演奖;《七品芝麻官》于1981年获第四届电影百花奖最佳戏曲片奖;《茶馆》于1983年获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特别奖和文化部1982年优秀影片特别奖。由他导演的电视连续剧《那五》,于1989年获全国电影制片厂优秀电视剧一等奖。谢添的作品风格多样,感情真挚,富于幽默感,他还参加了《洪湖赤卫队》、《老人与狗》等影片的演出。据谢添之子谢钢回忆,谢老生前扮演的最后一个角色是1998年电影《红娘》中的老和尚,最后一个主要角色是1992年电影《老人与狗》中的老人,而最后一部导演的影片是1988年的蒲剧电影《烟花泪》。
     谢添有着广泛的兴趣爱好,他喜爱音乐,能拉二胡,能演唱京剧、评剧、河北梆子、评弹;他喜爱美术,爱看画展,善画漫画;他喜爱多种艺术形式,经常观摩杂技、木偶戏、双簧、相声等节目,而且十分迷恋,与许多相声演员交往甚厚:他也爱好体育运动,打乒乓球、篮球,至今仍坚持体育锻炼。70年代末,文艺界复苏,著名电影艺术家谢添被邀请参加各种社会活动的机会也越来越多。活动之后,常常要聚餐,聚餐之后,往往搞笔会,每位嘉宾都要留墨题字以示风雅。此时,真正的书法家们便小露锋芒,谢老却在一边冷汗淋淋,琢磨着怎么躲避。虽然他的字写得也算精到,但是挂在书法家的字旁,却难免相形见绌。这种尴尬次数多了,谢老就来了个脑筋急转弯,想出了倒书的怪招。倒书,顾名思义就是将字倒着写。独辟蹊径写倒书,一开始就引人注目,增添了情趣;数年之后,竟成为谢老扬长避短的一绝。谢添喜欢收藏,收藏卓别林的录像带和名人字画。谢添喜欢喝酒,闲暇之余,常常邀请好友到家中相聚,把最好的酒搬出来,待到醉意朦胧,展开宣纸,大家随意挥毫,一幅幅“倒行逆施”的书法作品也就从笔端流出……后来他索性请人刻了一枚“杂技书法”的闲章,说明本是余兴戏墨,也就习以为常了。谢老平易近人,没有什么架子,找他写“倒书”的人很多,他基本上是有求必应。但求字者络绎不绝,他也偶尔发发牢骚:“我这倒笔成趣,简直成了倒笔成灾了。” 他为别人题词风趣幽默,所题的字,能反映出赠予对象的职业、性格和趣味。如为天津“狗不理”包子铺题的词是“笼的传人”;为一著名牙医题词是“有口皆碑”;为围棋大师聂卫平的题词是“棋乐无穷”;给著名剪辑师傅正义的题字是“影视王麻”;给某晚报的题字是“人好报好,好人好报”;李仁堂演山杠爷获五项大奖,谢添送给他一幅字是“杠上开花”;给《宰相刘罗锅》剧组的题字是“弯人不弯”;给一位年轻有为的痔瘘病专家的题字是“后生可畏”……就是这样被谢添自嘲的杂技书法,在一次文艺晚会上,他的一幅字,被人当场以21万元收购,谢添当即将这笔钱交给了希望工程负责人。他说:“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们上学,我是绝不会卖字的。”漫画家方成在其画像旁题词:“卓别林的信徒,影坛的多面手,倒行逆施的书法家,80岁的小朋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