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 画山论剑——江湖画家名门正派谁主诚服!-松风堂画廊

画山论剑——江湖画家名门正派谁主诚服!

像过街老鼠似的江湖画家一样,成了人人喊打的画坛败类、市场毒瘤。但是,事实是什么呢?“武侠小说"有什么前世今生?“庸医”何作何为?“武侠小说"和《名门正派》之间的恩怨纠葛是什么?抑或,抛开纷争,让我们来思考一个最简单、最终极的“哲学问题”,谁是江湖画家?二者之间的区别,也由诸公来看清。
 
"江湖画家"与"名门正派":恩怨纠葛,见招拆招。
 
"名门正派"
 
李:江湖画家常用的九招。
 
近几年来,随着书画市场的繁荣和发展,出现了一种新的画种——江湖画家,他们走江湖,到处投机,严重扰乱了艺术市场,甚至成为了当今社会的一种职业群体。这样的江湖画家虽行骗有度,但细分,不外有以下九种法术:
名片背景深,职位多,职位高,经常被冠以文化部等中央部委背景,利用全国民间商会注册的自由,注册有国际性,全世界更是直接采用了行政级命名的画院,国内协会、画院院长、院士、主席、教授、首席研究员等等。我曾经遇到过自称为中华书法第一笔的C语言,名片上直接印上了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首席教授,文化部画院院长”等称号,其实,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,文化部的主管部门是不是教育机构?
 
二是利用人们对职业、职称、学术地位的模糊认识,常以教授、美术大师、院士自居。自称中国××协会会长、百度词条搜索其职业栏中的“教授”,行业人都清楚,教授是个头衔,真正应该“职业:老师,”头衔:教授;现在很多人只知道院士是一种特殊的高等学术地位,但不知哪种机构有院士资格,江湖骗子画家正好利用了这一认识上的空缺,常常为自己赢得××画院院士的称号,真是丢脸。
 
三、江湖画家常以猴王、猫王、牡丹王等自称,或直接以王葡萄、李梅花、张牡丹等自居,或以王葡萄、李梅花、张牡丹等自居,自称“天下第一”,笔者不久前见过一幅自称“天下鸡毛蒜皮”的画家Y,作品恶俗不堪,名片上除了印有“第一鸡”的字样,还自称是“吉尼斯世界最多画鸡画师”。还有些干脆堂而皇之地以画派创始人自居,例如岭南书画界的著名人物M,自称中国意象书法创始人,它所说的书法,就是把山写得象山,把马写成匹马,中国字虽被称为抽象,但它本身却是形声与象形两种形式,用毛笔书写,把我们先辈们创造的象形字弄得乱七八糟的象形文字?
携带所谓的作品润格、等级等证书,甚至所谓的国际ISO认证证书。大家都知道,艺术品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,是不可能有特定的技术参数,没有技术参数何来认可的价格标准和认证?就我所知,至今还没有真正的颁发证书的机构,确实有一些非法机构,利用书画市场混乱的现状和江湖画家投机心理,做着颁发证书的事。
 
五、利用媒体等手段行行出状元,招摇撞骗。它们常常收藏此类出版物,其中许多与各级党政要员和书画名家合照,尽管有许多照片是P的,但即使个别是真的,也只是真迹,即使是真品,也只是真品,有名家的名作。它们也经常利用国民对媒体的信任,购买媒体时段和版面变相做广告,南方某报连续刊登了所谓“悲鸿弟子”的近二分之一版的“广告”,在宣传内容上有二位专业人士不同寻常的名人,一是徐悲鸿夫人廖静文的夸赞,二是启功先生的题辞,让不了解艺术者的坚信该画家的专家水准,事实上它的水平差强人意!
 
六,为了显示与众不同,故意打扮古怪。我曾经在一次演讲中问过听众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:你心目中的书画家形象是什么?基本上每个人都会回答大胡子和长头发甚至西服的下身短裤。事实上,这是许多伪作给世界带来的一种假象,当然,也不排除个别替代现象。
 
有地摊杂技,如双钩笔、左反字、嘴写、气功、凌空写等等。艺术化,艺为上,技为末。为什么那些还停留在技术层面的东西,能够引起注意?很多人只看到了过程,却忽略了结果;无论你有什么技巧,最终还是检验艺术水平的是作品本身。
 
八、拉名人作陪衬,强调名人的自我。一些跨时空找名人相对应排好队,如号称“古有神笔马良今有神笔M”、“北有齐白石南有L”等,更多的应该是从哪里来的,更多的应该是直接排一册。作者曾经看到一个江湖画家,手里拿着一本《中国现代十大画家》,齐白石、潘天寿等都是无所不知!
有哪些皇亲国戚,如白石传人、爱新觉罗家族等等,常常在直接题款的时候使用。曾经在一次小型画展上见到一名来自湖南的所谓画家,直接落款为“白石老人关门弟子”,这一关门,了不得了,自己真的成为白石传人!有的甚至还直接将自封的职务职称题写在落款上,如L直接题为“中国×家协会主席”,闲章内容直接为“名家鉴定”。对此,目前的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恐怕也没有这么做过!
 
《江湖画师》
 
渺小的江湖画家LWS:主流画伪作才真正扰乱了市场。
 
咱们走江湖混饭吃并不可怕,也和《江湖画师九招》作者商榷。最近在某周报上看到一篇您写的《江湖画师九大法宝》,文字之恳切,意气之强,论断之狠,使我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,使我深深地体会到这一点。要知道,当代社会能够热衷于现实、敢于针锋相对的批评家并不多。
 
你一针见血地罗列了“江湖画家”的九种习性,你可以看出,你是出自名门正派,不会“到处投机取巧”。但是,你看那些名门正派的英豪,无论是美协会员、画院专业画家,还是美术学院教授,每个人都忙着画自己的画,赚到自己的钱,哪去管艺界的人,更别提什么人了。就算有什么议论,一切义愤都只是停留在小圈子里,不敢公开发表,只是一种唯唯诺诺的怕事之人。看得出,你对江湖画家“行骗有道”已经很熟悉了,让你觉得在行文中你可以信手拈来各种各样的例子。他说:「与江湖画家相比,主流画坛的江湖化更令人忧虑。不知道你是否同意这一观点。
 
以下,我会将你所列举的“骗术”一一一一对比一下在使用“江湖画家”和“主流画家”时有何不同,看看到底哪个更具危害,看看到底哪个更具危害!
 
你列出的第一个技能就是名字“隆隆”。这种情况在你们所谓的“江湖画家”团体中,确实很普遍,国际性、全国性的协会、书画院,以及院长、会长、会长,都有泛滥的趋势。但这些社团、书画院、院长、会长、院士等名号,都是从名门正派中来的。又或者,正因为名门正派酿造机构众多,令人眼花缭乱的名称,直接给“江湖画家”以启发。更有甚者,名门正派在酿酒机构和称谓上的想象和创造力远大于“江湖”。例如,某省书协的主席有六十多名,副主席,人人都是官员,这难道不是滑天下之怪吗?而且,所谓“主流”封的“官”都有俸禄拿,而“江湖”官员,似乎也没人拿国家和纳税人一分钱。
另一种方法是私下做名字。无可否认,“江湖”的董事长、主任、主任,多是自封的,但“主流”美术官员能否公开地产生?一国、一省、一市画院院长、美协主席、副主席,究竟怎么出现?到底有人用了无耻的把戏吗?为什么美术学院、科研机构会给艺术界工作人员“客座教授”、“研究生导师”、“研究员”?究竟是否存在独立的学术鉴定机构对此做出公正的调查和判决?有人说,某省的几个画家为了争夺美协的主席、副主席,手段无所不用,你作为评论家,能不能让民众知道一件事?
 
三招是各种各样的“王者”横行。但是在我看来,所谓的“主流”何尝不存在这些“王”。这几个“王”以国家和社会资源所赋予的名号,各占山为王,以至画坛山头林立,各派纷争。要想参加美展,参展者必须事先站好队伍;要想出人头地,就必须先考虑报考有职位有资源的艺术导师;而北京等地琳琅满目的“名家工作室”,又何尝不是自立门派的表现?李小山曾经举过例子,陈平的一帮学生无节制地吹捧自己的老师,见贾又福的弟子们顶礼膜拜老师。对此,他发问:是老师喜欢当掌门人的感觉?或者,是那些学生和门徒想通过创造上帝来为自己的利益呢?这些“国王”,我想,是社会的毒瘤。
 
第四招,你要提到的第四招,就是带上润格和等级证书。事实上,这些人的“润格”与那些名门正派的艺术家们相比,实在是微不足道。更为荒谬的是,那些所谓主流艺术家,如画院中的职业画家,一方面拿着国家的俸禄,一边公开利用这个平台来出售自己的画,而且还可以在各大报纸上公开自己的润格,价钱很高。在此之前,我曾经听说有一个在体制内知名画家自称为“人民艺术家”,而他也说自己的画价格涨到了几百万。人们买不起他的画,人民不能欣赏他的艺术,他怎么会称自己为“人民艺术家”?那是个伪君子,什么意思呢?!
 
你说的第五种招术是利用媒体和出版物来招摇撞骗。事实上,比起主流艺术家来说,《江湖画家》能够调动的媒体资源实在太少。头两年,某省美协主席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,洋洋自得地动员全国100多家媒体前来报道。这是不是一件真正具有巨大新闻价值的展览?还用什么方法来动员公众的媒体资源呢?有关部门有否去核实?也许,很多人会认为这个问题比较幼稚,毕竟在他上面有权势人物在运作。但是,作为公民,我们确实有权质疑。你还说了“一大批各级党政要员和书画名家合照”,我想,这一现象在主流画家中间也很常见。一张他和一位女性领导人的豪华画室的照片,在某个美协主席的豪华画室里最为引人注目。你说,这究竟是江湖吗?

 
第6招是装束古怪,但觉得您列出的这些特点还不够全面,还要有光头,手拿一串佛珠子,穿一身唐装,嘴里衔一个烟斗,留一撮儿胡…对不起,我不小心列出了你们主流画坛的装扮特征。但是你能否否认?
 
第7招是艺术的“杂技”。毋庸讳言,“江湖”画家中确实有不少把艺术搞得杂耍的现象,但为什么主流画坛没有“杂耍”呢?例如,有些艺术工作者在某些开幕典礼时,就表里如一地说些“为国为国为民”的言辞,即使与展览本身无关,也可以拉起宏篇大论,而且脸红不跳。你认为这句话和表演比《江湖杂耍》还要恶心吗?也有一位画院副院长一开口就批评了“江湖画家”,可他却不断“走穴”参加各种笔会,这不正是何水法先生批评的江湖习气吗?
 
第8招是拉上名人的陪衬。这在主流艺术圈里怎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?有一些有系统的知名画家,总爱说和某某大师级,某某大师级关系很好,甚至还会告诉你一段风雅的故事,让你感动不已。对于“北有某地南有某地”这样的公式,我记得一所大学的老教授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北有某地南有某地”。
你说的第九条权利,就是借「传人」来宣传自己。这也是主流画坛也是很常见的现象,例如,我们常看到一些画家的名片上印着“某位某位画家”,或直接写“师承某某”,但天知道某位画家到底是谁给他上了几节课,就是这样。而他那样做,只不过是把名字当作自己市场炒作的通行证而已。但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,这类大师开“画室”,“高研班”之风愈演愈烈,席卷全国,而一拨又一拨不学无术的艺术家甘心情愿地拿着大把大把的“高研班”开来,“高研班”的声势越来越强,在全国各地掀起一股“高研班”的热潮。
 
相信你见过金庸先生的《笑傲江湖》吧,他笔下的“江湖”果真是个非难辨、不可分的世界,就像我们当下的艺术生态一样,陈履生先生所说的“江湖”果真是个“江湖”。名门正派中有不服气、占有显赫地位的伪善者和卑鄙卑鄙的恶行;而在《江湖》中有一位识见非凡、重情义的大英雄,他们是一位才华横溢、见贤思齐的大人物。不要把这种贬低、贬低、扬弃,而应以客观冷静的心态审视自己所处的“江湖”,通过细致的对比和分析,判断到底是谁对中国当代艺术界、文化界及市场形成了更大的隐蔽性,从而判断到底是谁对中国当代艺术界、文化界及市场形成了更为深刻的印象。
 
咱们行行出状元,不过是混饭吃而已,并不可怕。然而,那些身穿“名门正派”外衣,却干着出卖良知的“伪善者”,则更加令人畏惧。
 
一位江湖画家的心灵历程。
 
我又半夜三更回家了。这种景象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一年365天,我是混迹江湖360天刀光剑影。
 
本人,是某省重要城市书画协会唯一秘书长。现在,要爵位有头衔,要名分,要名分,上有妻有子,要出去鬼混,要找一大堆女人。但是,大家不要以为我是“小人物”。尽管,很多同行提到我一脸鄙夷,但这是我的能耐。
 
难道佛没有说过“生命有时是有生命的”?我没有自诩,我以为自己有这样的生命!孩提时代,读书不多。上班时,看书的人坐在办公室里,好羡慕啊。每一次痛苦的时候,我都发誓我也要做一个文化的人,这样才能从苦海中脱身。感觉自己比那些普通的打工仔更聪明,更有爱心。这种想法过后,我开始走下坡路。购买自学书籍、认识汉字、学习打字、尝试转变文员、不时到办公文字岗位请教同事,给自己留下好印象。在他们的表情中,我隐约地感觉到,这条路似乎有点可靠。以后,我真的到了办公室去做文案工作,写内刊,组织工人文化娱乐活动,但是我总是事业有成,更是老天爷,偏爱我。厂里组织文艺活动,到政府的一处去看书画展,回来后,我冲动极了,“我也要写毛笔字”。书法、笔画、墨水很快又买回寝室,可是宣纸贵,我舍不得买。我会用破报纸,或工厂里的废纸,对废纸进行临帖练习。
 
我最喜欢的是《二次元》,这种潇洒的行草风格,深深吸引了我。“临摹”是我坚持了十多年。之后,我才发觉画画的名利远胜于书法,便专心致志。我这样的选择也是很明智的,在出版刊物上包装后,一串美国、日本、中国港澳台都有收藏。因此,经过精心的设计,书法真的让我无时无刻不在。如今,心里暗自庆幸:假如,我坚持画画,现在还不知何地清贫。
 
让我愈来愈混不清,也在于「敢舍弃」。许多政府官员喜欢用文化来装点自己,我这么多年来执著练习书法,不都是为了让他们写出心情,给他们脸上贴金吗?大家都很开心,我的日子也很好。我会拉拢到企业老板请餐局,饭局后还有放松计划。这麽费力地伺候上头,必有报答。本人对工作有什么要求,可在饭桌上解决。餐桌上,酒杯捧起,嬉笑着,声名也有了。
 
每一次喝得醉醺醺的醒来,我都觉得自己的生命真的是太美好了。举例来说,我在举办一场展览,邀请领导人到现场走走,在大舞台上出类拔萃,以及政府补助的垫底。也能办个慈善宴会,召集几家大企业来拍卖我的字画,数万元一幅。别夸耀:我主导了一个项目,拍个几百万也不成问题。(本文/王政)

 
何谓江湖?
 
为江湖人浇点凉水。
 
唐代,禅宗非常繁荣,马祖道一住在江西,石匠与尚希移居湖南。因为他们都是大禅师,享有很高的声望,天下的僧侣不去江西,就是到了湖南,在社会上称参禅是“走江湖”。沿袭至后,那些浪迹四方以各式各样的杂技谋食者,称之为走江湖。
古龙有云:何谓江湖?男人就是江湖。江湖是什么?恩怨既是江湖。

国画作品推荐
最新书画资讯